首页

美文名著

玉堂闲话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玉堂闲话:正文 关于新代沟的对话——答《山东广播电台文艺台》(1/3)

    “同学,你好”节目



    记者(以下简称记):刘老师,我们想请您就“老三届”和“新三届”的问题谈点看法好吗?



    刘玉堂(以下简称刘):新三届?



    记:就是老三届的子女们;您也是老三届吧?您这个年龄段的子女们差不多都是高三或高中毕业了,我们称他们是“新三届”;我们想请您谈谈这二者之间的异同点,目的是加强两代人之间的了解、沟通、填补与弥合。



    刘:“新三届”的提法倒是挺新鲜,这个话题的本身也挺大、挺有意义。它让我想起刚刚粉碎“***”至改革开放刚开始的那几年讨论的“代沟”问题,那也是当时的一个热门儿话题。那时候,讲究思想解放,消除“**”余悸,我们也正年轻,也是风华正茂、粪土当年万户侯什么的。你觉得“**”之前参加工作的一些老家伙思想保守、观念陈旧、行为固板,他们甚至连个喇叭裤和邓立君也不能容忍,遂跟他们讨论起了代沟问题。不曾想如今你们也跟我讨论起这样的问题来了,而且我的位置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。这样的话题当然不是轻松的,但又是重要的,在由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期、在世纪末,讨论一下这样的话题也具有总结和警戒的意义。不想没感觉,一想还挺严重,我们这个年龄的中年人与青年人之间,确实有一个“代沟”,是新代沟,比当年我们与老家伙之间的老代沟还要深,在有些问题上甚至很难沟通……



    记:具体表现在哪些地方?



    刘:当然还是在观念上,在价值观、家庭观、爱情观,甚至在是与非、真与伪、美与丑、善与恶的标准上,在思维方式和生活态度上,都存在着不小的差异和分歧;随便举一个例子吧,比方现在的“傍大款儿”,过去我们是叫做“失足青年”的,需要对她们进行批评教育,街道上的老同志还要跟她们谈心,对其进行“传帮带”;现在你要跟“傍大款儿”谈谈心,让其诚实劳动致富,肯定会被她嘲笑一番……



    记:失足青年跟“傍大款儿”好像还不是一回事儿,另外也与大气候或小气候有关。



    刘:失足青年的症结在于失足,在于坏人教唆,是被动的;而傍大款儿们则大都是主动的;她们将此作为一种生活的方式或创收的手段,那就更严重。说是与大气候或小气候有关也对,但那还是外因;关键在内因,在于她思想里边有一个拜金主义或拜物主义。旧社会的大气候或小气候好吗?更不好,但逛妓院的还是个别的,全是些痞子流氓,好人哪有去逛的?麻烦在于,你不让他思想解放呢,他咋呼痛苦,没有自由;你让他解放呢,他就解放到封建主义或资本主义初级阶段的痈疽上去了,解放到痞子流氓上去了。在勤劳致富上也是这样,你一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暂时还没富起来的就急眼了,在那里拚命制造假冒伪劣,让你防不胜防、打不胜打。你再比方这个爱情观,在整个封建社会,连“三言两拍”这样的书都是谴责嫌贫爱富的,实在没辙了她还会“抛绣球”;那个七仙女还崇尚“你耕田来我织布,我挑水来你浇园,寒窑虽破能避风雨,失妻恩爱苦也甜”;刘巧儿还憧憬“过了门儿,又织布,纺棉花,我们学文化,他帮助我,我帮助他,做一对模范夫妻立业成家”,可现在的一些看上去有点文化似的人却公开嫌贫爱富,甘当寄生虫,甚至连当第三者都嫌麻烦了,干脆给他当外室得了。



    记:你们这个年龄的人好像在信仰上也特别执著……



    刘:在我这个年龄段或老一辈的同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