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耕天:正文 白皮书 第一百一十章(1/4)

    他们有一百种方法夺走你的奖牌。



    回家休息吧,你是我们的天使,是冠军。



    没人可以弥补她缺失的梦想。



    ————



    那少年遵守了一辈子的规矩,最后,却还是落得个凄凉下场,如今飘在半空,不知去向。



    殷墟,七国正西,白虎阙,这里是每年祭祀时,帝皇登高望远的地方。



    长队蜿蜒,曾经的繁华帝都如今已经被战火熏得有些憔悴,大清洗过后的人群显得十分肃穆,存活下来的官员们战战兢兢,不知屠刀去向。



    政治是最无情的利益关系,你死我活,作为权力的中心,那雌弱的少帝身着让人浮想联翩的浮华冕衮走在最高的台阶之上,队伍谨慎而犹豫得前进着,他身边的傅母、宫官小心翼翼得照顾着殷墟最尊贵的人物,受宠若惊。



    他们也是最近才得知,自己竟然成为了帝皇的侍仆,这无疑是鸡犬升天得好事,故而前面熬过了几月的苦练,如今也有些许成就感。



    严苛得训练、礼仪让他们恍然脱胎换骨,如今的仪表动作也算得体,只是显得呆板木讷,毕竟没见过大场面,缺少定力。



    少帝温和、腼腆,待人亲厚,几日接触下来让这群泥腿子感受到了莫大得荣耀。



    可祭祀庄严,他们随侍帝王,可身后的帅印、大儒那都是不怒自威的主,如芒在背,让他们一时间都不知应该如何行走,长时间下来,慌里慌张。



    相比于这些新提拔上来得,少帝尽管年幼,却表现得可圈可点,高楼之上冕衮风平浪静,他尽管如身负缧绁般,却到底是皇族血统,接受得顶级教育,从小养气让他面对一切环境都能表现得从容不迫、游刃有余。



    ——自看见亲近时他就已经知道,不堪大用,但索性是忠厚老实之人,可以信任,没有被利欲熏心,这算是到头来可以品鉴一二得幸事。



    忠臣总比权臣好。



    老皇帝都需要一些依仗自己权力生存的宦官,何况乎少帝。



    也只有这些腌臜之徒才是真正可以同舟共济得。



    至于会不会,还能学,这个年纪的品性没有太大波折,几乎是定调了。



    只是看着大约不聪明,难堪大用。



    毕竟宰相门前七品官,何况乎帝王的亲近,宫规敢训练得这么狠,所谓打狗看主人,顾氏王朝到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气数了,但他们明显不懂。



    吟诵,那漠北来的歌谣就是动听,醉了不少权谋政客。



    王冠今天没睡好,很是疲惫,但这不是愿意与否的问题,而是他的任务,性命攸关。



    不过,少帝有自己的期许;



    他在等驼铃等大漠来的商人,对方会带来上好的舞姬,她们的容貌身段都是一顶一得,宁缺毋滥,哪怕因为没有好苗子受责罚,他们都不会添上坏自己招牌的女子。



    南蛮大捷,那位皇叔的权势越加得重了,失去他就不会有殷墟,如今的地步已然是回天乏术,他图安宁,但愿对方还有足够的仁慈余地。



    ——那自幼便喜欢逗自己的少年,什么时候会跟自己兵戎相见呢?还有没有情分呢。



    少帝有自知之明,他不情不愿得坐到这个位置,只是寄希望于能有好归宿,他也是贪生怕死得。



    只可惜这里引力太重,少帝飞不出去。



   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