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都市情缘

甲方嫁到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甲方嫁到: 第二十九章 :方暖暖再次开了眼界(一)(1/5)

    张子君发现自己自从认识方暖暖后和家人联系得越来越频繁了。以往父母个人的事儿从来都不会通知他。他自己的事儿父母也几乎不过问。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,因为爷爷原因,他们一家人竟然有了好几件共事的机会。方暖暖临时被张子君叫到一起出差,坐在动车上才知道又同他一起去张爷爷那里。

    张子君解释说:“在你们家是你爷爷做主,其次是你爸爸做主。可在我们家,都是我妈说得算。我妈这个人一向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。但是呢,她又是一个精明透顶的女企业家,什么都可以不闻不问,唯独不能在钱财上被人欺骗,这是她作为一个商人基本的尊严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你妈的成见太深,我觉得宋阿姨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方暖暖一万个不愿意去张爷爷那儿,这星期她已经为了家里的事耽误了一次工作,“还有你为什么要带着我来?”

    “因为是你建议我不和二叔夫妻签协议的。现在有人借钱不还,所以你必须负责到底啊!”

    “借钱不还?”方暖暖,“你才刚刚借钱出去,现在就要催账,这不太将武德吧?”

    “是我爷爷和我妈催账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宋阿姨不是那样的人,我不相信!”方暖暖说,“至于张爷爷,他让你借出去的钱,为什么比你还着急催账?”

    “我爷爷就是这样的人!从小到大,从不担责,只有影响到个人利益的时候,才会暴跳如雷。至于我妈妈,你才认识她几天?她是什么样的人,我这个做儿子的最清楚了!至于我堂叔夫妻借钱这个事儿,我心里早有预料,今天也算是鉴证奇迹的时刻吧!”

    “你的想法太片面。”方暖暖说:“反正我就是相信,人与人之间不是非要写到黑纸白字上签字画押才能有信誉,尤其是亲人之间,亲情是最好的约束带和警戒线,谁会舍得为了钱和利益让亲人伤心,更不会因为这些舍得失去亲情?”

    “杰西安不就是?”张子君毫不犹豫地往某人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“说了,他虽然也姓安,但是他从来没和我们来往过,同大家没有感情,是个例不算数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杀熟吗?”张子君煞有介事地吓唬她,“很多人不讲武德都是从身边人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个例,不能以偏概全管中窥豹。我更相信打仗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;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;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;有弟皆分散,无家问死生死…”

    “发现你语文学得不错!” 张子君被方暖暖一顿古诗词砸得词穷,听到立刻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从小没上过什么补习班,但是三岁开始背古诗词,语文功底杠杠的。”

    张子君重新审视方暖暖,才几天功夫,这人的脸就小了一圈。他也实在很好奇,明明是长辈的决定,她一个家里的小女孩,却真跟着上了心。他第一次感觉到家原来也可以像一个有着共同目标的集体和团队,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各自独立又无法分割。虽然遇到困难也会抱怨,吐槽,可没人想着临阵脱逃或者从中获取个人利益,遇到共同的‘敌人’一致对外。

    反观他自己的家就更有意思了。如果是别的事情,恐怕很难把家里的所有人集合到一起,唯独关于‘钱’,才能让百忙之中的父母抽空关注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同我大爷爷家的亲戚也是从没交往过,也没有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相信你妈妈肯定是爱你的,也不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