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美文名著

郡主今天也想做咸鱼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郡主今天也想做咸鱼: 第四十七章(1/2)

    陈云樵摇扇的手一顿。

    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:“阿笙,你要去寒山寺?”他摇了摇头,“你去寒山寺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问的突然,季笙却不答话,只含笑将他望着。

    少女有张明艳的脸,虽带着病态,可烛光却暖,她衣裳颜色也选的好,便生生将面上那抹蜡黄藏住了,原如草芥般的不起眼顿时成为了这屋子里最美丽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娃,还生着病,说不得哪日便要死了……

    陈云樵这样想着,才将心中隐约的悸动按了下去,陈云樵别过脸,心里如明镜一般:“阿笙,你,你想通了?”

    她是想通了。

    纵然没有想通,单只为他记挂着她,她也要将他的这份记挂还了,至于日后之事,她也好重新打算才是。

    季笙低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君子也有……”话音未落,她却觉腹中陡然一阵刺痛,面色顿时也跟着一道白了,她张口,还要再说些什么,却觉喉咙一甜,顿时呕出一口几呈暗黑色的血来。

    陈云樵原将别处望着,听得季笙惨叫一声,只当她在做戏,便不甚在意,目光却不由自主落在她面上,恰看到季笙呕血,人也跟着软倒下来,不由骇然:“阿笙!”

    预想中坠地的疼痛并未来到,她落在一双温暖的大掌上,被他牢牢托住,季笙睁着一双已涣散的眼,只来得及看见他满脸焦急地唤她,还有他手上扇子落地时发出的响声。

    他拿的是一把价值不菲的玉骨扇,瞧着好看,却最是不经碰撞,如今这番,怕是已经毁了……

    季笙不无遗憾地想着,意识却逐渐涣散,再听不到,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了。

    她处在一片黑暗之中,四周空无一物,手触不到,耳听不见,就像是真正地睡着了一般静静地躺着,连头发丝也一动不动的,若非一息尚存,很容易叫人觉得她已死了……

    陈云樵坐在她身边,将双目紧闭的她看着。

    “你倒清闲。”他笑,“我那玉骨扇,价逾千金,毁在你手上不说,如今还要叫我去求他救你……”

    虽是抱怨,面上却丝毫不见不悦,反而有些若隐若现的无奈。

    她却一直静静睡着,什么也听不见,什么也感受不到,甚至就连往日身上那种隐约的疼痛也像是忽然消失了一样,整个人都轻飘飘的。

    某一瞬间,季笙以为自己又做回了灵体,只是不晓得这次又换了何处,便十分惆怅。

    她一向懒散不肯用功,能将云舒院打理成如今这般模样已耗费了许多力气,若是叫她换个地方重来一遍,纵是给她一个健康的躯壳,她也是不乐意的。她发着愁,却说不出来,纵然大吼大叫着,也只存在意识中,外人看来,却是她一直都在睡。

    伺候的人见陈云樵衣不解带地守着季笙,对这个悄无声息躺着的姑娘倒起了好奇之心,但这些人一向口风严谨,纵然好奇,也不敢轻易讨论,只在伺候时更加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季笙在一片鸟鸣声中醒来。

    头顶上挂着的是轻纱帐,天水碧的料子上头绘了写意山水,十分雅致。

    季笙直愣愣地将帐子瞪了好一会儿,这才反应过来,这帐子竟不是自己看惯的……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去瞧自己身上的衣裳,看起自己的衣着时,心头当下便是一紧。

    这衣裳,竟是她从未见过的……

    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